【傾訴者】清黎女 37歲【時間】5月9日【地點】某西餐廳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
  有故事的人請撥打記者電話:彭艷18638572779周莉13017656681
  從無到有 同甘共苦這段日子,前夫昊哲不斷地跟我聯繫,發短信、打電話,想要跟我復婚,可我的心已經死了。當初我為他不顧一切,愛他掏心掏肺,換來的卻是他絕情的背叛、無情的離棄。如今他說他後悔了,想回頭。可我要說,對不起,回頭已無岸。我們的老家都在農村,在東莞打工時相識相戀,我看中他的老實穩重,他喜歡我的勤勞善良。但我們的戀情卻遭到了我家人的強烈反對,理由是兩家離得太遠,可我的脾氣也倔,認準的事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,不顧父母苦口婆心地勸說,也不懼他們以斷絕關係為要挾的強硬態度,我堅持要和昊哲在一起,非他不嫁。為此,我甚至一連兩年沒有回家,逼得父母后來不得不妥協。戀愛時,我和昊哲同居在簡陋狹小的出租屋裡,一起做飯,一起洗衣,一起憧憬未來。雖然當時一無所有,但我們還是勇敢地“裸婚”了。結婚之初,我們的生活過得很艱難,兩個人的薪水只能勉強維持家庭開支,有了孩子後,更是捉襟見肘。但我們並未被生活的困難壓倒,尤其是昊哲,他特別能吃苦,為了多掙一點錢,經常加班。吃苦受累的那些年,我從未抱怨過一句,一直咬著牙和昊哲堅持著,因為我們堅信:只要一起努力,好日子一定會來到。後來,存了一些錢,我們來到鄭州,在他家一個親戚的幫助下開始學著做生意。萬事開頭難,雖然有親戚的幫助,但其間還是經歷了一些波折,不過我們互相支持,互相鼓勵,那些困難最終都被剋服。之後,我們的生意越做越順。多年後,艱辛的付出終於有了回報,我們在鄭州買了房,不久,又買了輛車。對此,我非常滿足。秉承著“男主外,女主內”的觀念,生意走上正軌後,我逐漸把心思放在家庭上,一心一意照顧好他和孩子的生活,不為別的,只想他在外打拼時沒有後顧之憂。每天我保證他一進家門就有熱茶喝,有他喜歡的可口飯菜,保證他的每件衣服都乾凈整齊,偶爾在他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也會到公司幫忙。對此,起初昊哲非常滿足,常說自己娶了個好老婆,上得廳堂下得廚房。聽得他如此稱贊,我覺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  絕情背叛 無情離棄
  可是後來一切都變了,生意越來越好的同時,我們的感情卻一天不如一天。他開始晚歸,有時甚至夜不歸宿,每次我問他,他都說在忙生意,在應酬客戶,而且說得言之鑿鑿,讓我不好再深究。雖然我沒有明顯的證據,可我就是覺得不對勁,總會無端地坐立不安、心神不寧,直覺告訴我,昊哲肯定有什麼事瞞著我。之後,我開始有意識地註意昊哲的言行,儘管他防範、掩飾得很好,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,一條短信揭開了家庭內戰的序幕。2011年10月的一天深夜,昊哲在外喝多了,醉醺醺地回到家,挨床就睡。我幫他脫去鞋襪的時候,聽到他口袋里的手機發出短信提示音。我猶豫了一下,看了眼熟睡中的昊哲,還是拿出了手機,打開一看:“我想你了,怎麼辦?明知道和你在一起沒有結果,但我還是深深地陷進去了,不可自拔……”如此曖昧直白的語言,我不用多問也知道意味著什麼。那一瞬間,我的心碎了。委屈、氣憤、酸楚一起涌上心頭,五味雜陳。我覺得自己好傻,痴心付出這麼多年,收穫的卻是他無情的背叛。那一夜,我沒有睡,獃獃坐在床上,直到天亮,昊哲醒來,我把手機扔給他。面對如此強有力的證據,這一次,他沒再狡辯,承認自己出軌了,但他同時強調自己不過是逢場作戲。雖然他這麼說,但有些事終究是發生了,不可能因為他的隻言片語就被抹去,可考慮到我們十多年的感情,還有孩子,我不想就這麼拆散一個家。於是,我要求他和對方斷絕一切聯繫,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我不放心,要求他當著我的面給對方打電話,說以後只做陌生人,他也毫不猶豫地照做。此舉讓我心裡稍微好受了些,也許正如他所言,對那個女人他只不過是玩玩而已。此後,昊哲一度表現得比較安分,還討好般地給我買這買那。於是,我的氣也逐漸消去了一大半。此外,我還一遍遍地跟自己說,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,不能再斤斤計較,只要以後他不再犯錯,我就真心原諒他。可誰知,昊哲也就安分了四個多月,又開始蠢蠢欲動,我發現他和那個女人又聯繫上了。雖然他一再辯解說那個女人病了,他只是礙於朋友關係表示一下關心,但我不相信,更無法原諒。那天的爭執中,昊哲的短信又來了。我拿起他的手機就看,果然還是那個女人,短信內容情意綿綿,說什麼想他了,還說什麼明白他的身不由己,不怪他。我譏諷昊哲,這就是他口中所謂的朋友情誼,然後我揚言要留下證據,讓他的家人、朋友來評評理。昊哲氣急敗壞地來搶手機,爭搶的過程中,不知怎的,我一巴掌打到了他的臉上,後來他也還了手,打得很重。但事後他絕口不提他對我下的重手,卻對於我首先揚起的那一巴掌耿耿於懷。
  他欲回頭 我已心死
  我們的婚姻走到了盡頭。他向我提出離婚,而且一說出來就再也沒有迴轉的餘地,十多年的感情就這樣破碎了。更讓人氣憤的是,明明是他錯了,他卻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身上,說我是個潑婦,說我不可理喻,胡攪蠻纏。我不服氣,也不甘心,還有些捨不得,心情很複雜。我放下尊嚴,哀求他不要離婚,就算為了孩子,也希望他能跟我維持家的完整,即使只是錶面上的。可他不為所動。我只好求助於親友,向他們訴苦,希望他們能勸得了昊哲回頭。可他壓根聽不進去,還是堅持要離,說如果我不同意協議離婚,他就去法院起訴。非但如此,他還破罐子破摔,乾脆一不做二不休,從家裡搬了出去,和那個女人公然同居了。他如此一而再地毫無顧忌地傷害我,再熾熱的心也會被冷卻。最終,我心灰意冷,決定放手。離婚後,我的心徹底死了。除了對孩子心有不舍外,對昊哲只剩下滿腔的恨,離婚已經一年多了,一想到他,我還是恨得牙牙根癢癢的。而可笑的是,在傷我那麼深,在我心裡只剩下恨後,昊哲竟然還有臉回頭找我,還大言不慚地說仍然愛我,想跟我破鏡重圓。從今年3月開始,他頻頻給我打電話、發短信,一而再地約我見面,都被我毫不留情地拒絕。可他依舊不放棄,轉而求助於一個和我們關係都比較要好的朋友。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說服對方的,也是,他向來口才好。朋友也是出於一番好意,就答應了。然後朋友就出面請我吃飯。我去了才發現昊哲也在場。我不好駁朋友的面子,只得耐著性子坐下來。當著那位朋友的面,昊哲又是懺悔,又是保證,還極其煽情,他說他錯了,說他離不開我,離婚後才明白我有多好,還說只要我肯給他機會彌補,他絕不會再讓我受傷害。若是以前,他這番深情表白,我一定會感動會心軟。可在經歷了他的背叛和絕情後,我的心早已死了。他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說著,我的腦子卻在一遍遍回放著著他毫不留情地堅持離婚的決絕模樣。怨恨再度涌上心頭,後來,我再也坐不下去,跟朋友打了聲招呼,理也沒理昊哲,起身就走了。原以為此後昊哲會罷手,可誰承想,他竟然這般執著,在我一次次拒絕他後,依然不斷地打電話、發短信給我,他說他不相信十多年的感情我能就這麼輕易放下,還說他知道我的心裡還有他,他有耐心等到我原諒他的那一天。也許在他看來,這是愛我的表現,可如今於我而言卻是一種騷擾。所以,我想借這次傾訴,明明白白地告訴他:“回頭無岸,我已不愛你,請不要再自作多情。”
  記者手記
  昊哲以為“亡羊補牢,未為遲也”,卻殊不知,他的悔意對於清黎而言卻是遲了。一方不斷付出,一方不斷揮霍,再多的痴情也有耗盡的一天。“擁有的時候不知珍惜,失去之後卻想再擁有”,雖然前車之鑒數不勝數,這道理也是人人都懂,卻總有人前赴後繼地不斷犯錯,等知道珍惜的時候,那個人、那份幸福已經永遠失去,不能重來。所以,當那個人還在身邊,那份幸福還握在手中的時候,一定要握緊、抓牢,好好珍惜,不然,可能就會悔之晚矣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當你回頭時 我心已死)
創作者介紹

天星

gu27gukv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