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晞。
  淡定老師見證大學城從荒涼島變宜居城 生猛女孩終成年營業額兩千萬企業老闆
  十所高校奠定學城格局,自然村、文化場館,世界一流的超算中心、科技孵化基地錯落其中。十年下來,這座城就有了各樣的故事。在大學城度過了十年歲月的廣州中醫葯大學教師張茂正,十年經歷不過“依然”二字。在他看來,時光在安穩中靜靜流逝,也不失為一種幸福。
  文/記者劉曉星、何瑞琪
  師生
  學城十年
  2003年從華南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,張茂正入職廣州中醫葯大學。2004年9月,他隨學校搬到了大學城新校區。“當時是很開心的,因為在舊校區的住宿條件不好,對著大馬路和立交橋,覺得很吵。能夠搬到一個全新的、清靜的地方,我感到很期待。”張茂正說,大學城在建的時候,他已經去看過,雖然煙塵滾滾,卻是一派蒸蒸日上、氣象一新的情景。搬遷後,他安居在大學城的教師公寓,相比從前居住的只有二十多平方米、不時滲水的老舊宿舍,一個月四五百元的租金的全新一房一廳居室讓他感到很滿意。在網購還不發達的時候,唯一讓張茂正感到不便的,就是當時大學城的商業不發達,學校的小賣部只能滿足他的最基本的生活所需。
  後來,大學城北區有了華潤超市,但好景不長,不到兩年時間就關門大吉了。張茂正每兩周回一趟市區採購,大包小包地拎回大學城。
  “荒島”中的“老師與狗”
  寒暑假是讓張茂正最難熬的一段時間,感覺就像“一個島主守著一個荒島”。學生們都走了,商店眼看著沒啥生意,大都閉門謝客。因為學生少了,他常常搭乘的大學城1線公交車的發車間隔延長了,有時候要等近一個小時,才能盼來一輛。
  在2006年,暑假讓他感到過於“漫長”,因為實在孤單難耐,張茂正養了一條小狗。每天領著狗在環島路上跑步。“周圍安靜得能聽得見腳步聲,狗跟在我後面吭哧吭哧喘氣,特別有人和狗相依為命的感覺。”張茂正笑說。
  在他印象中,一直到2008年左右,大學城才逐漸繁榮起來。伴隨著廣大商業區和GOGO新天地的興起,是北區商業的沒落。“我很喜歡看電影,以前北亭商業中心有一家電影院,我充了幾百元,沒多久電影院倒閉了,我沒看幾場電影,錢就打水漂了。”張茂正顯得有些無奈。
  習慣了就不想改變了
  十年裡,張茂正一直住在教師公寓里,最早一個人住一個小單間,後來與另一名老師合住。因為教師公寓屬於周轉房,一般三四年就要換一次,近兩年,張茂正又換到了一間一室一廳的房子。就在他一次次換房中,大學城的樓價也經歷著飆升,從最初的1.3萬/平方米,飆升到現在的單價3萬以上。眼看著這一切發生的張茂正並未感到後悔:“當時單價一萬多我也買不起啊。”孝子張茂正選擇了在老家給父母買房,先讓老人家改善居住環境,他則期待著大學城公租房的建成。“不想在市區買房子,在這裡生活習慣了。”
  張茂正現在帶著一個學生記者團,並擔任校報編輯,每天跟學生們待在一起,朋友也大多是學生。一個人的時候,他便在宿舍里讀書、寫作、畫漫畫。自稱“實在太無聊了,”他這個文科生竟然自學編程,現在還會寫手機軟件,寫游戲,做網站。“除了好好工作,現在最大的願望,就是和女朋友感情穩定,成個家,過日子。”他說。
  側面:學城產生輻射效應
  十年來,大學城的學城效應越來越明顯。比如廣東科學中心落成後,每逢周末,很多家長帶著孩子來此學習。李欣每周固定來此看IMAX電影,她發現人流越來越多,帶動了其他主題展館的人氣。“科學中心的容量非常大,交通、航天、生物各種展覽都有,可以成為廣東省重要的科技發展成果展示窗口。”
  “天河二號”進駐大學城,更成了這個島上最耀眼的一顆明珠。前段時間,2014年ASC世界大學生超級計算機競賽總決賽在此舉行,高手雲集,學子弄潮,中山大學團隊最後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。其中一名參賽隊員對記者說,超算中心是一所“黃埔軍校”,“未來雲計算、大數據分析和高性能計算,都是科技關鍵的增長領域,有這個科研平臺,就有競爭力。”
  國家超算廣州中心主任袁學鋒說,超算將大學城的影響力,輻射到整個城市。比如它將成為廣州政府政務數據中心,稅務部門、公安部門和民政部門等數據都將落腳到中心,甚至政府以後也會購買超算中心的服務,通過數據分析獲得知識產品。看似高不可攀的超算,其實在將來很可能與普通人產生直接聯繫,甚至使用手機進行超級計算。
  家住番禺興南大道的胡傑,以前和外地朋友描述自己的方位時說“住在番禺”,現在都會說“住在大學城對面”。“那環境好啊!”對方往往會這樣反應。
  “你看,大學城都作為地標了!”胡傑說,他身邊一些做文化傳播的朋友,對大學城的題材都相當感興趣。他們希望通過文化活動、文學作品和電影,讓大學城的文化更廣泛地輻射。
  潮汕女孩陳晞今年28歲,人生中已經有10年的光陰留在了廣州大學城。她在這裡求學、休學、創業、成功、跌倒、再爬起。如今,作為一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長,她正在尋覓一個更大的辦公場地,首選地仍是大學城。她說,“與大學城的緣分,我還想延續更久。”
  文、圖/記者劉曉星、何瑞琪
  陳晞與大學城的緣分,是在眩暈中開始的。2004年9月初,陳晞坐表哥的車,在父母的陪伴下,經小洲便橋進入大學城,到廣東工業大學報到。陳晞有嚴重的暈車症,一路上她吐得暈乎乎的。
  為期三周的軍訓結束後,同學之間也混熟了。幾個要好的室友開始了“探索大學城之旅”。然而,探索的結果讓陳晞有點失望:想象中的大學校園應該是古木蒼蒼、芳草萋萋,校道上有老教授躑躅而行,草坪上有三五成群的學生。但當時,陳晞看到的一切卻都是新的:樹是剛栽的,樓是剛建起的,老師們大都年輕,許多大學都還在塵土飛揚的建設當中。在讀書、社團、兼職中,她漸漸適應了在大學城的生活,開始以“島民”自居。
  休學創業卻慘遭失敗
  2006年9月,陳晞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:休學創業。這樣的想法並非一時衝動。在自組樂隊的演出中,陳晞發現,大學城缺乏穩定的租借渠道,樂隊表演時所需的燈光、音響等設備常常要到市區租借。她從中看到了商機,2005年10月,她創辦起自己的第一個音樂工作室,並以大學城環行公交線路命名,叫381Bstudio,主要承辦舞臺表演所需的設備租用業務。2006年4月,她與另外4家工作室結為戰略同盟,組成中旗文化傳播公司。陳晞擔任公司的執行董事和總裁。因為難以兼顧事業和學業,陳晞決定休學。父母對女兒的想法不支持也不反對,任其闖盪。
  2008年,她進一步拓展了事業。當時,“廣工大三女生休學,計劃15年投資3800萬在大學城打造大學生文化會所——新覺青年公館……”的新聞曾一度引起城中熱論。作為新聞的主角,陳晞與幾個創業小伙伴自籌幾十萬,加上風投的資金,在大學城穗石村T8棟二、三樓建立了新覺青年公館。在陳晞的設想中,要把它建成全國首個校園文化會所。4年裡,投入了800多萬資金用於裝修、運營。這裡的“新覺山房”舉辦過許多論壇講座,“公館咖啡”舉辦過各種沙龍派對,“黑鐵時代”舉行了200多場演出。許多專家學者、時尚達人、各路小眾樂隊、民謠之星都是這裡的座上賓,人氣爆棚。然而,大學生的消費能力有限,在支付了參加活動的門票錢後,他們很少再有額外消費,這讓公館內的各個主題區的運營入不敷出。2011年9月,陳晞以賠償近50萬元違約金、放棄近兩百萬元裝修費的代價關閉了公館。
  二次創業終獲成功
  中秋節前夕,記者來到廣州大學城體育中心綜合樓,在313室門前,擺放著一個機器人,它曾經守候在青年公館黑鐵時代酒吧門口,見證了新覺青年公館的崛起和沒落,現在又默默註視著陳晞的二次創業。如今的陳晞已經是一家年營業額近兩千萬的文化公司的老總,她的形象,也從一個長髮飄飄的小淑女,變成梳著利落短髮,腳蹬馬靴的“女漢子”。更有意思的是,曾經她一坐上別人開的車就暈得一塌糊塗,如今她已是廣東唯一打進全國汽車場地越野錦標賽的專業女賽車手,被前輩們評價“潛力巨大”。帶著這種越戰越勇的性格,當年創業的挫折並未讓她心灰意冷,新覺青年公館的幾個創始人仍然以大學城為據點接活,轉型為地產公關公司。三年來從幾千元一場的小活動開始,到現在幾百萬一場的大型地產活動,業務遍佈全省。
  回顧當年,陳晞直言自己“想大了”:做工作室的時候,虧得一塌糊塗。做青年公館的時候,高估了學生的消費能力,最終也是血本無歸。“所幸我還年輕,我們願意重新開始,不計回報地付出。”陳晞說。  (原標題:那年那城那人 淡定躁動青春)
創作者介紹

天星

gu27gukv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